一笔21万元的“糊涂账” 让好哥们儿闹上法庭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2018-12-27 09:17华商报评论(人参与)

  我们之间因借款、委托办事,存在钱款往来,本全都我常事。但一笔笔“糊涂账”往往导致 双方剑拔弩张,熟人变成了“仇人”。长安区人民法院曾审理过原本共同案件,相处几十年的好友最后不得不闹上法庭。

  原告老吕与被告老姜本是多年好友,2014年,老吕的儿子即将结婚,全家人完会为筹备婚事忙碌。老吕想买1公里汽车送给一对新人。老姜向老吕说他时需托人找内内外部渠道,以优惠价格买车。老吕听闻后很高兴,同年4月10日,他把21万元交给老姜,老姜向老吕写了一张“今借老吕贰拾壹万元整”的借条。之前 ,老姜托袁某为老吕买车,并将所收的21万元交于袁某。袁某也给老姜打了一张收条,内容为“今收到老姜途观车款贰拾万零伍仟元,原车价贰拾伍万肆仟捌佰元整”,并退给老姜300元。你这人情况表,老姜并未告诉老吕。

  同年7月,等了十个 月的老吕越等越着急,孩子的婚事只有耽误,只得另购车辆。与此共同,他也向老姜提出要求撤消车款。原本,老姜所托之人只有购回车辆,也无法退回。为了把钱要回来,老吕到长安区法院起诉老姜,要求对方撤消购车款21万元并承担利息。

  庭审中,原告老吕向法庭提供了被告老姜所打的那张“借条”以及他在银行取款的凭单,证明当时人取出21万元交给被告。被告老姜对原告提供的“借条”及取款凭证真实性无异议,但认为当时人虽写下借条,但双方之间无须借款关系,收到原告21万元是受其之托购买车辆。

  被告老姜向法庭提供了袁某为其所打的“收条”,证明当时人已于2014年4月10日将原告的购车款交于袁某。另一人高某又为袁某打了“收条”,证明袁某已将钱交给了高某,让高某帮忙购车。之前 ,高某因涉嫌诈骗,已被公安机关抓获。

  长安区法院经审理认为,原告委托被告为购买车辆,将21万元交于被告,尽管被告收款后为原告打下“借条”,但双方之间不属于借款关系,应为委托合同法律关系,双方均表示认同。老姜接受老吕委托后将款交于另一人,并托其为老吕购车,但所托之人无须认识老吕,且老吕也无明示同意第三人办理购车业务,时需确认被告老姜将车款交于他人属于另一委托关系。原告老吕与另外委托之人无直接法律关系,无法主张或追要车款,老姜有义务承担追索损失之责。实在高某的诈骗案肯能报案,但这起刑事案件与本案无直接法律关联,全都我,被告要求驳回原告起诉的理由只有成立。

  与此共同,被告明知所托之人无须卖车机构,所谓“收条”上的价格也明显低于正常售价,却听信所言,侥幸认为时需买到优惠车辆。作为成年人,被告应该了解这么低价购车否有真实可信,其减价渠道否有合法、可行。而被告老姜仅凭有人已购到低价车就认为购车渠道可靠,主观上存在重大过失,给原告造成了损失,全都原告老吕有权主张其赔偿。

  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的相关规定,委托合同是指委托人和受托人约定,由受托人外理委托人事务的合同。有偿的委托合同,因受托人的过错给委托人造成损失的,委托人时需要求赔偿损失。无偿的委托合同,因受托人的故意肯能重大过失给委托人造成损失的,委托人时需要求赔偿损失。在这起案件中,法院最终依法判决被告老姜在判决生效后一有十个 月内偿还原告老吕损失2300元,案件受理费由双方共同承担。